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三月的山野,又添雨後初晴,山風顯得格外清爽,氣息裡雖混雜著草腐的味道,但此時讓人覺得全是初生的芳香。今年清明回村,我選擇走一段山路,僅管路況越來越差,但這路畢竟印染過村子一代代人的足跡,藏匿著路上行人的汗滴。琢磨著,我的雙腳若細心地耨過,一定能觸到萬千的腳印,撩撥出代代共釀的汗息。這一琢磨,彷彿體會到走山路特別有味。 我越來越珍惜時光,篤信能在哪一段時光中多停留片刻,那段的時光就能在心堂裡留下一抹餘輝,會照亮心房的一個角落。我把腳步放慢,精耕著每一步,撥去殘葉,掃去塵封,把自己的腳印蓋在最上面一層,痕跡雖不明顯,但我一腳一印,毫不馬虎地蓋上,像在一幀古畫上添加著自己收藏章,證明著某一時刻我也擁有過。鳥為自己鳴叫著,小草也為自己綠著,田野的人也在為自家的活頭耕種著,我一定也是為自己在行走,所以鳥兒不驚,草兒不亂,山路上的春天就是這樣井然有序。 埡口的風比起別處來得強些,風有勁,聲音的速度就快,先是傳來稀弱的犬吠聲,接著也有人,不管對村子熟悉還是陌生,聽到這些聲音都知道接近村莊。我站在埡口,辨聽著聲音,聽不清人在說什麼,但聽得清狗在叫什麼,狗的語言相對簡單,警示、爭食、交配、打鬥,村子的狗是那樣表達,別村的狗也是一樣的表達,聽多了就知道此時它在表達什麼。沒想到的是,最為忠誠守護一家一院,守著自己主人的狗,居然沒有秘語,使用的幾乎是世界語。熟悉的犬吠如同老夥伴的招呼,這呼聲不僅僅是親切,且能招回走得再遠的靈魂,回村了,一切都回村了。又看到文筆峰,看到四周的山,看到山腳下梯形的田園。這一切熟悉得如那本《新華字典》,時而翻翻查查不懂的詞條,根本滋生不出閱讀的激情。然而今天不一樣,不一樣得讓我覺得有點陌生。這陌生來自四周的灼灼桃花,崗連著谷,谷連著圪,圪又連著?,斷斷續續把村子圍在了中間,似乎要以千般的妖艷羞得村子更快老去。我借來狗的警覺和忠誠,借來狗排外的情懷,警惕地走近桃林,又嗅又審視,要看透桃花的來意,桃花開得乾淨,一枝也好,一片也罷,唯有桃花獨佔枝頭,三五朵成簇,十來朵成行,純粹得比經過編排還一律,不要綠葉,不要蜂蝶,這樣潔淨的桃花哪能隱得住絲毫的不良用心。桃花煽情,全是觀花人自作多情。情景中我喝下了一杯家釀的地瓜燒,腸胃中翻動著地瓜味,臉上則蒸發出酒的熱氣,羞愧著對桃花運的誤解。 回首桃花環抱的村子,土牆黑瓦確實有萬般老態,老到沒有情慾,如同依靠太陽取暖的老人,一個冬季的企盼,就是春來回暖,三月了還瞇糊在陽光下,這灼灼桃花彷彿與他無關,開動大門依舊是過去的聲響,偶爾燃起的炊煙依然是追著雲飛。但能無關嗎?桃林佔去田園,佔去山地,還佔去季節。有關,太有關係了,若是一個倒春寒,來陣春霜,桃花凋謝,村子能溫暖嗎?只要桃花開著,村子才溫暖著。無關也許是種迴避,也許另有他求,一些老屋乾脆一把鎖緘口,走到看不到桃花的地方去,一定不是村子的選擇。 村中那座最大的老屋,十幾號人在這些桃林還沒落戶之前就離開了村子,就連那條看家老狗也帶走,他們家的阿大說:在村子他家兄弟永遠交不上“桃花運”,還是到外面碰碰運氣吧。這戶人家喜歡桃花,喜歡“桃花運”,也怕桃花,也怕村子中的“桃花運”。他是我叔字輩,我記得他長得高個帥氣,還記得他發花癲。發癲在桃花開的季節。當年的村子桃樹很少,少到一家一戶分不到一棵,這些桃樹都是依著院子邊生長。桃樹雖少,花事依然。那個大院的叔,在一個明月當空夜晚回家後得了病,最初就是貪睡,睡時總愛做夢,夢裡院邊的桃樹下有個姑娘向他招手,姑娘面若桃花,脆脆可人,他的命根在此境中活得有勁,爆若桃枝,流出濃乳。幾天後他下床到院邊去看那棵老桃樹,發現桃樹上流著和他流出的一樣濃乳,他望著一縷縷濃乳,緊張中像小孩一樣哭泣,他折來一根小竹枝刮下濃乳,回家告訴父親說,桃樹變精了,會變一個女人做他的老婆,天天陪他睡覺。他舉著濃乳說,這全是他流出的。村裡的人常得的病就是風寒,驚水,腳手酸軟等。最初他父親也不在乎,認為也就是酸軟病,補補身子就沒事。然而,他的舉止,讓他的父親緊張,說一定是中邪,請來巫覡,又唸咒,又做法,可那位叔的病不但沒有減輕,反而加重,一出家門見了女人,只要是穿紅披綠的,不論老少他就會衝上前去強抱,亂啃。村裡的女人少得也像桃樹,怎能容他亂抱,就這樣他吃棒子,戴鎖鏈。村子人說他得了花癲病,花事一過,他的病也就過了。雖說他父親砍了那棵桃樹,可第二年花期一來,他的病依然發作,第三年花期還末到,這位叔不知是怕棒子鎖鏈還是怕見到女人,他喝下一瓶農藥結束了桃花夢。 這位叔走了好多年,他的墓邊全是桃花,是不是又會嚇得他又一次尋死,這回的死不知是否還選擇村子。 我在潔淨的桃花林中想起這事,也顯得有點不乾淨,雙頰微微發燙,一定也有幾絲紅潤,桃花一定看得見,我從羞愧到沒趣,悄然地離開桃花林,走到了村子。 村子有幾個老人依然抱著火籠在取暖,老人怕冷,村子比老人更老,一定也怕冷,現在有這片桃林圍著,開著這麼溫暖的花,村子該不會在寒冷中老去。村子不老,住在村邊的墓也就不會荒蕪。他們在相護守盼中,一同期待著年年桃花依舊,永遠紅潤著村莊的臉頰。 文章來源:「愛情博士」黃維仁的BLOG |賣身交罰款 | 出版&傳媒2.0 |womansday的部落格 | DARA蔣朋 |徐圭遜的部落格 | Subway Strike News Tracker |伍奚蠻地 | 清淨心 新浪部落格 |天藍色格子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