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June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一波三折終於去了上海,再次見到他,很開心很開心,挽著他,把頭依靠在他堅實的肩頭,一切一切的思念都釋放了。他說我穿的像村姑,批判我的衣著難看,好吧,決定下回買衣服一定要經過他的批准。 到上海的第一個晚上,他拋下我自己前進,把我丟在黑漆漆的大馬路上,周邊人煙稀少。再一次崩潰,覺得無助。想給自己一個耳光,想著風塵僕僕費勁周折來到上海為了什麼?打電話給他朝他發飆,讓他回來找我,無濟於事。想著七月發生在學校後門的那場車禍,眼淚往下飆。但是最賤的是我還是走到了酒店的大廳。打電話給他問他在哪裡。他說他利用了我對他的好,任性了。算了,他也不是惡意的。 後面的幾天雖然很累,但是有他的陪伴,疲憊算不了什麼。只是突然好想有個家,有個屬於我們倆的小家,在我們疲憊不堪的時候可以鑽進去休息就夠了。 在離別的車站,我耍了小性子,責怪他什麼事都慢吞吞的。但是他已經做的很好了,幫我拎著東西跑前跑後去買票。其實我不應該責怪念叨他的對不對?搞到最後我們不歡而散。其實我很想,真的很想抱抱他,說句老公,我真的捨不得你。我責怪對的行為讓他在朋友面前沒了面子,他生氣是應該的。我也理解他的委屈。他的委屈完全是由我造成的。羊羔's dady,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受了很多委屈。這兩天你已經做的很好很好了。只是我自己不知足罷了……我會盡量去改掉我嘮叨的習慣,改掉我的壞脾氣……只是……我需要時間。